倾听,民间大地的诗意回响·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_规律新闻网 
倾听,民间大地的诗意回响·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倾听民间大地的诗意回响  
——当代“闽东诗群”的缘起  
□许陈颖  
 


倾听,民间大地的诗意回响·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提出:“文艺只有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发展繁荣;只有顺应人民意愿、反映人民关切,才能充满活力。” 福建闽东,自上世纪80年代起,即涌现出一批诗人。他们大部分早年来自乡间,并从事着与文学几乎无关的职业,民间大地上的文化经脉融入了他们的血脉,使他们立足于乡土文化的同时,又有着独立视域的思考。三十多年来,他们出版个人专著近百部,数千件诗歌作品被收录全国各类权威诗歌选本,并在国家级、省级各类文学评比中频频获奖,形成一个以地域命名的诗歌群体——闽东诗群。2018年,汤养宗获得了鲁迅文学诗歌奖,以个体的努力推动了“闽东诗群”从高原向高峰的迈进。

    天时:行进中的坚守

凡事皆有因,“因”首先在于“史”。

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中国迎来了历史转型期,审美文化语境也悄然转变。 闽东虽然地处僻远,但依然被文艺新时代的曙光照耀,来自闽东各地、各乡镇的一批年轻诗人敏锐地感受到一种崭新的文化因子,并萌生出不受传统习惯约束的、传达自由心灵思考的愿望。那些潜藏在民间的诗歌力量在这个时期破土而出,一批在当时没有名气、没有地位,甚至没有职业的诗人仅凭着对诗歌的一腔热忱,走到了一起。

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理想主义的火种已经在社会的阵痛中暗淡下来,继而代之的是大众文化的兴起,打破了原来单一的精英语言一统文坛的局面,诗与时代兴衰、民众忧乐紧密结合的情况开始式微,开始出现多种话语并存、泥沙俱下、旗帜纷呈的局面。但是,在众声喧哗、充满诱惑的时代语境中,闽东诗人一如既往地仍然执着于对诗歌艺术的崇敬和探索,这是难能可贵和值得一提的现象。例如,从“海洋诗”到“先锋诗”,汤养宗始终立足于语言与生活本身的色泽、光亮、气息之间的承接性,对民间资源进行创造性转化,交替运用了多语音、辞格和语体手段,多方面和立体地表现错综复杂的当代生活与生命体验;叶玉琳、刘伟雄、谢宜兴、伊路、宋瑜及后来的年轻诗人,他们以民间大地的生活经验作为精神起点,在与民间的对话中发现了民间意义所在,并认识到这种意义的珍贵性,努力在生活环境的变动与视野的扩大中寻找着与民间最佳的契合点。这一过程又与三十多年的社会变迁与文学变化联系在一起,从而使他们的诗歌呈现出摇曳多姿的自由姿态与独立思考的精神面貌。

    地利:来自地域民间文化的审美影响

任何一个作家在创作中都无法彻底摆脱他所生活过的地域影响。群山环绕,面向大海的地域特色,造就了闽东的山野气息和海洋气象的独特交汇。首先是闽东的内海文化,闽东的海与传统意义上的海洋并不完全等同。大洋与外海常常与战争或鲨鱼类的大型攻击动物相关,而内海则相对安全,它不仅能提供丰富的海洋食物,又使人无须处于戒备的状态;其次,重叠多山的地域造成闽东交通的落后。封闭的环境使闽东既无法成为商业中心,与政治中心也是相对疏离,但自给自足的天赋富庶却滋养形成闽东人骨子里闲适的文人心态;最后,闽东还曾是中原人士的避乱或逃难的目的地,他们对生存的反思长期而缓慢地注入了闽东人的意识中,形成诗意与苦难共存的复合精神形态。

复杂的地域性因素融入地方文化所形成集体无意识,经过基因的代代相传,使闽东在历朝历代的整体创作中有了丰富的可能性。从唐神龙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到宋代谢翱,闽东诗文都从来没有停息过创作的脚步,所题楹联和留下的墨迹无数。诗人陆游任宁德县主簿期间,也创作大量诗篇,对后代闽东文学活动影响颇深。元、明、清时期,闽东也出现过不少重要诗人,他们均有精品力作留传世间。“五四”时期,著名的“九叶派诗人”杜运燮,在全国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这些来自多方面的、丰富而驳杂的地域诗歌传统,从遥远的古代一直漫游至今,而后汇聚到当代闽东诗人的身上,闽东诗歌再次声名鹊起。

    人和:来自现实民间的温情

上一篇:高质量党建铸就“路桥精神” 下一篇:会它千顷澄碧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