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医生亲历生死24小时_规律新闻网 
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医生亲历生死24小时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医生亲历生死24小时

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医生亲历生死24小时

文| 凌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医学界”(ID:yixuejiezazhi),原文首发于2019年5月21日,标题为《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医生凌锋生死24小时》,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2018年12月7日,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我早上6点起床,洗脸、刷牙、吃早餐,准备行李下午去广州会诊。早餐也很简单:一碗泡饭,一杯咖啡牛奶,一杯橙汁。
这一天也是我妺妹的生日,我还没来得及发一条祝贺生日快乐的微信,一件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一切准备停当要出门前,想到要去出差,腹股沟处的皮脂腺囊肿破了发炎,走路有些磨着痛。想早点好起来,就顺手拿了一板“头孢呋辛酯”,我经常吃的这种抗生素。服前我又仔细地看了一下药品说明书,核对了剂量,可以服0.5克,我就服了一片。服下头孢后不到两分钟,我就忽然感到左手掌发痒。剛挠了几下,右手掌也开始痒了。只有几十秒钟,这种感觉就出现在口周,并顺着咽部往下走。
“不好,一定是药物过敏反应!”
我曾经有过出荨麻疹这样的过敏反应,就是皮肤搔痒出风疹块。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口周及咽部!我一下想起邓丽君,她不就是过敏性哮喘憋死的吗?我立刻打开抽屉想找地塞米松片,但家里没有,只找到一支“万托林”喷雾剂。我把它装进口袋就往楼下走,想赶紧去医院用些激素,万一路上气道憋着,还可以喷万托林。
【自救小贴士:过敏反应会有许多症状:最常见的是鼻塞、喷嚏、浑身骚痒,红,起风痒疙瘩。也有严重的反应是喉头水肿,憋气,甚至憋死,像邓丽君一样。但最快最危险的就是过敏性休克。可以在瞬间导致周围血管扩张,血液储留在全身扩张的血管里,血压骤降,甚至可到零。这时病人就会丧失意识,如果低于50毫米汞柱的血压持续超过20分钟,就可能造成脑细胞缺血缺氧而坏死,病人就可能醒不过来或严重致残。如果在医院发生过敏反应,即刻肌肉注射肾上腺素及激素等一系列抢救措施。如果在家里发生,第一要放平病人,让脑有充分供血。第二,立即给120打电话,诉说清楚病人的情况和地址。第三,如果家里没有血压计就摸脉博。如果在手腕处能摸到脉博,大概有不低于60的血压。如果手上摸不到了,颈动脉还能摸到,还有呼吸,血压大概会在40左右,那就要实施胸外按压。并托起下颌骨,让呼吸顺畅。如果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面色青紫,就要立即接按标准实施胸外按压和口对口人工呼吸。】
一切都在两分钟内进行:我穿上羽绒服外套,登上旅游鞋,出门上电梯,下楼进汽车。小董真是个好司机:工作26年从来没有迟过到。说7点出发,他6点半就在楼下等着了。说到这儿,还真得感谢我把左手挠骨摔骨折了,“伤筋动骨100天”,每天只能请小董来接送我上下班了。
这时是6点42分,我坐进副驾驶座上,痒的感觉不太明显,但人似乎是昏昏沉沉,总是那么不得劲儿。我心里想着“可别像邓丽君那样”,就说了一声“去医院”,一边开始拿起手机给科里的院总去电话。
“院总是谁?王凯吗?”
我自问着,一边在手机上写王凯的名字,但写了两遍都错了。
“我的眼晴怎么越来越模糊?连通讯录上的名字都找不到……”
还没等看清楚名字,手机就握不住而滑到地上,我也完全没有了意识。此时离出发时间还不到3分钟!
小董看我的手机掉在地上,顺手拾起来,扭头看见我的头歪向右侧,张着嘴巴大口喘着粗气。小董大声喊着:“凌导,凌导!你怎么了?”我无声无息,只是喘着粗气。小董曾经学过CPR,第一反应就是握着我的左手脉博,“还在跳动!”他遂即加大油门,蹦着双闪,一路按着喇叭,右手始终握着我的左手脉博上,单手驾车在车群中急驶。车从金沟河桥拐上四环,在金家村桥的出口时,小董曾想过是否在此下去转弯去301?但见路上堵得很,车根本走不动,出去就可能堵死在那里。去莲花东路直奔宣武医院的道路尚可走动。小董电话问我先生,去哪个医院?我先生本着对宣武医院的一贯信任,坚定地说:“去宣武医院!”小董一拨方向盘上了去西客站的路。
这一拨方向盘真是救了我的命!
【救命小贴示:过敏性休克来得非常快,2-3分钟就可能血压下降到零!如果在车上,只能加大油门、闯着红灯奔向医院。选择医院的原则是:1、最近的医院,2、距离相等则是最熟悉的医院。千万不要只奔大医院,舍近而求远,耽误了抢救的最佳时间!3、如果车上还有另外的乘客,可协助帮忙打电话通知122(交通指挥中心),告知你车上的情况,汽车的位置,要走哪条路线,去哪家医院,122就会给你一路绿灯。如果当时没有来得及打电话,事后一定要马上去交通管理站去说明情况,最好有医院的证明。】
早上不到7点钟,虽有些拥堵,10分钟也到了西客站。这一段时间小董感觉我的脉不像原来有力,始终没有意识,呼吸越来越弱。他恐惧极了!他立即给他的领导拨了两通电话未通。转而立即给我秘书倩倩去电话。跟倩倩说:“凌导快不行了,你快点到急诊科找人找车,在急诊科等我”!小董在电话里急促而带着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倩倩完全摸不着头脑!
“凌导怎么可能不行了?什么情况?”倩倩立即又把电话打回去,才知道这是真的!
倩倩立即给张璨(院总之一)去电话,张说他不值班,是王凯。倩倩随之又给王凯去电话,王凯又通知了急诊值班李晔,二线陈革。
7点05分小董开上急诊室的坡道。他冲到护士站大喊:“快!快!凌锋主任昏迷不醒了!”分诊台的男护士郭伟找了一个轮椅推到车边。此时的我全身软绵绵的瘫坐在轮椅上,完全没有意识,头像拨浪鼓一样来回摆动,全身大汗,衣服都湿透了,四肢厥冷,小董抱了三次都没拖动,最后是一位旁边站着的病人家属跟小董、郭伟一起把我搬到轮椅上进入急诊科的护士站。此时我们科的三人也急忙冲到急诊科。急诊科的王春原医生马上一面量血压、测脉搏,一面问“什么情况”?小董打开手机刚想电话问我的保姆小华,巳在手机上发现小华给他发的两张照片:
上一篇:郑秀文谈人生感悟 这是彻底原谅许志安了(2) 下一篇:草庙子镇打造宜居宜游精致乡村走笔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